乐百家

当前位置: > 乐百家平台 >

师:最初的那个创建者不是这个意思

时间:2017-05-04 18:2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师:最初的那个创建者不是这个意思,后来就变味了,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弘法者有问题。为什么弘法者有问题呢?因为他们不是觉悟者!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这些弘法者都有一颗觉悟的心, 乐百家 ,这法也走不到现在。就如同晓旭你去了清静国度了,如果人家再

师:最初的那个创建者不是这个意思,后来就变味了,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弘法者有问题。为什么弘法者有问题呢?因为他们不是觉悟者!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这些弘法者都有一颗觉悟的心,乐百家,这法也走不到现在。就如同晓旭你去了清静国度了,如果人家再骗你,你会相信吗?你可以不做声,但你心里有数,甚至心想,他在说谎。我去过那里了,那里不是那样子。除非他宣扬的是别的地方,只要他宣扬的是你去过的地方,你就会坚定地说,这个地方不是这个样子。因为你心里有底,你去过。除非大家都没去过,他怎么说,大家就怎么听。是不是?

陈:是。都没有识破的能力。

师:对呀!什么叫证悟啊?什么叫实证啊?你去了一趟那叫实证。你没去言去,没有证得言证得,这是不允许的。

陈:卡萨活佛,那肯定都得上当受骗。

师:所以,你想卡萨要想扭正这个法该有多难!没有办法,人太多疑,太自以

    为是,大家不听,我救不了活的,只有救死的。反正你们往生不了,你们

    看不到光明,你们就得听我说。由不相信到慢慢相信,相信了,我就救过

    来了。不相信,那我就没办法了。因缘业力,该到哪儿还得到哪儿。我这

    不是愚公移山又是什么?需要一个一个的救度,除此之外,那有什么办法

    啊!没有啊!

护法:她心里有些痛苦,痛苦那么多人都在走和她一样的路。

师:不要着急。

陈:卡萨,救世主。求卡萨,帮帮他们!(哭着说)

师:你看你这还没成菩萨呢,悲心就起来了。卡萨不是竭尽全力在做这件事情

    吗?

陈:因为我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不愿意看着他们重蹈覆辙。

师:假如说有一天你成就了,你肯定愿意回来帮他们,是不是?

陈:我愿意。我没有成就,也愿意。

师:所以,只要是卡萨救度了的生命,将来都会有这样的愿望,会真心实意的

    来帮助这些需要帮助的生命。

陈:我愿意尽我所有的一切去帮助他们。

师:我说句话,你可能不信。这几天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吃的下啊。自从接你来

    这里,你也知道大部分时间都陪你在一起。就刚才在送走你的时间里。

   (因为知道了你的去所,卡萨提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于是我对他们

    说,我要吃东西。

陈: 卡萨活佛,我感谢你救命之恩。

师: 不是救命之恩。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只能做到这些。如果不管我怎

     样说,你都不会信的话,我也帮不了你。

陈: 你都已经说了这么多天了,都怪我执迷不悟。

师:一个可以用生命去换取西方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的转变过来呢?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改变那么根深蒂固的东西,已经很了不起了,除了佛法的力量不可能再有别的什么力量可以做得到了。否则,你只能做到,从情感上不愿意承认,从理性上认为卡萨是正确的。

陈: 对。

师: 那是不是就不用再去灵鹫山了?还想去吗?

陈: 不去了。其实我心里明白,卡萨就是我要找的。我去的那个地方就是卡萨的国土。

师:你现在是在中阴期,如果你是一个有生命的人,我们之间这样谈话就很难了,因为,卡萨不可能把一个鲜活的生命送去清净国度。

陈: 他们不会相信。

师: 是的。

陈: 我现在有些担忧。

师: 指什么?

陈: 这么多人还在被骗,还在向往着西方。

师: 会扭转过来的。

陈: 这个时期的弘扬者有些太过度了。包括释净空。

师: 所以我在信中告诉他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陈:恐怕很难。据我了解和接触的释净空而言,对于自己的做法相当相肯定,他那语气很带有弘法的权威性。以他的名气和他说话、讲法的口气,绝对会使很多人相信他。

师: 甚至许多人都把他看作活着的佛。

陈:是。而且是一种丝毫不产生怀疑的认为。正如卡萨所说,这些人们既没有觉悟又没有亲证,根本就不可能有识别的能力。所以骗一个,一个准;骗十个,十个准。如果我不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中,在喊天喊地都不应的事实面前。我也不会相信您的。

师: 是的。很难!

陈:除非能把我们对话公布于世,让人们知道事实。知道我们对话说了什么?人们或许会从此产生一种深思,从深思里有一种疑惑,由疑惑再深思,然后觉醒。

师: 这样的内容,没有你的允许是一个字都不会出去的。请你相信我。

陈:我愿意。无论将来谁看到这一番对话,只要不把它当作一种玩笑,或加以讥落,只要他能从这里,得到一点启发,能从那种念佛的状态中走入真正的修行。公布这一切就值得。

师: 所以我把念佛比做第二次精神鸦片和比法轮功更能侵蚀人们心灵的毒品。

陈: 也许我的死对人们是一种警醒。

师: 应该说是一种拯救!但要看你了。

陈: 我愿意!

师: 只有你同意,这些东西才可能出去。

陈:我必须要告诉大家,我没有往生,我也不是上品上生。我只是在业力的牵扯下,在恐惧不宁的状态中,得到了卡萨活佛的保护。并在卡萨活佛的加持护送下,到了清净的国度,体会到了真实的佛法使我彻底猛醒。卡萨活佛!我真的不愿意看到有更多念佛人被错误的知见引向邪路。不愿看到有人在死亡之后惊慌失措的无可奈何。

师: 如果这些是你发自内心的声音,我想这几天来护持你的护法们会觉得非常值得。

陈:护法们,你们可以轻松的喘口气了。尽管我看不见你们,但是我感觉到了你们无时不在我身边的护卫。特别是在业力的牵扯中,当我心绪不宁,恐惧、焦躁,甚至出现了想杀人的那种暴怒的关键时期。多亏了有你们这些卡萨活佛的护法……(说着竟哭起来。)

师: 戏剧性的变化。但却是我希望的啊!

陈: 正是卡萨活佛的护法在周围,我才没有走向极端。

师: 知道吗?晓旭,现在我可以轻松得告诉你,告诉你一件事。你愿意听吗?

陈: 我想知道。

师:这是你的第二次供养,你第一次供养,就是因为你而聚集了那么多的众生,使他们都获得了解脱的机会。这个供养及布施叫无相布施。比你的亿万家产布施得到的要大得多得多。多到什么程度?一会儿我告诉你。现在是你第二次布施。你如果自愿的把这些内容允许公布于世,如果一个人因此获得了警醒,那你就救度了一个人。如果十个人警醒,就救度了十个人。如果许多人警醒,那你就是救度了许多的人。这个供养,用亿万家产是没有办法衡量的,这叫真布施。无相布施在佛法上是真正的、真实不虚的布施。因为当我看到“上品上生”下面的你,知道你并没有去往生,而且知道你的未来时。我知道你根本无法接受那种事实。当我第七天找到你时,明明知道你不信任卡萨。但我还是想帮助你。

一个人的轮回是要看三生因缘的。你在过去生做过郡主,也就是公主。在做公主时很苛刻,可是脾气性格孤傲。直到现在还有保留一些孤傲的东西,这是前世印象。而在上一生嫉妒心很强。嫉妒,自然就会有语言过激的行为。这些都无形当中会伤到一些其它的生命。加上这一生,虽然谁都没惹,但是除了管好自己,不去惹谁。其实你很适合做一个出家人,你很清静,你不愿意让别人打扰你。譬如你出家到寺院,其实寺院是一个很复杂的地方,为什么你感觉不到复杂?因为你除了你的住地、吃饭,就是殿堂、厕所这几个地方。你不会给自己添加任何复杂的东西。

陈: 是,乐百家

师:虽然你说你布施,你布施的越多,你以为你是在弘法利生,其实是更多的人,你等于是随喜,不是随喜功德,是随喜造业了。钱越多越造业。听懂我说话吗?

陈: 明白。

师:那么你最后的结果,这一生不仅往生不了西方,也做不成人。在你对我生起信任的现在,我不骗你的告诉你。你念佛和亿万家产所布施的结果就是去做一只小动物。

陈: 畜生道啊!(惊恐的)

师:是一只小兔子。可是现在不会了,你以你的无相布施超越了这些,你不会再去畜生道了,也不会在人道。除非你想:“我要去做人,我要去做人弘法利生。”那是你的志愿,我不去管。但是,当我知道以你今生及过去生聚集在一起的业力,你只能去做一只小兔子时。说实话我心里很不舒服。我不想看到你成为那个样子。我想帮助你。听懂我说什么吗?

陈: 听懂了。

师:我之所以现在告诉你,是因为你以自己这几天的努力翻过了那一页。好险啊!我一直为你抓着一把冷汗,我不想在卡萨度化的众生中,因为我努力失败,而没有把她从苦难中救出来,反而还落得到畜生道里去。可是佛法不是人情,我也不能因为怜悯你,去提醒你,那是不允许的。我只是指导者,除此之外,我不能去做什么,一切全凭你们自己。

陈:我现在想明白了,为了使那些像我一样的众生不再受骗,做什么我都愿意心,我愿心甘情愿的去承担。我可以不讲任何条件,只要他们能明白,只要不再糊里糊涂的去念佛。我真的希望他们能像我一样明白和觉醒过来。

师:你说当明白这些之后,你觉得卡萨急不急啊?

陈:急啊!我都急,何况卡萨?我只想告诉他们有业是不可能往生的。

师:如果我把你放出去,然后几天,你就会被这些围追堵截,这些都是过去、

    现在的业,讨债的、这样、那样的来找你。

陈:我感觉到了那个狮子,还有下陷的那种天崩地陷。

师:能把心震碎的那种东西,是不是?这只是你感到的很小的一部分。因为是

    在这个地方。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念佛人,没有卡萨的帮助,会被这些业力

    因缘所显现的东西追逐的根本没有办法念佛,一会儿是恐惧,一会儿是惊

    慌,你就始终会在这种状态中,根本就无法提起佛号来。你要知道,你本

    身就不是一个业力很深的人,都会是这样,如果是那些业力很重的,那就

    更提不起佛号来了。

陈:那是百分之百的不能念佛。

师:是念不起来。另外我要解释一下,念佛是应该的。但不是用嘴。念佛是存

    在的,是忆念佛的种种好处,以忆念佛的种种好处来激励我们去像佛学

    习,去像他那样做。是用心念,不是用嘴!

陈:但是释净空不是这样讲的。他要求你念多少遍《无量寿经》,念多少百万

    佛号,就能如何、如何。

师:如果那样,咱们买一个高档录音机,把它二十四小时播放着,它又不吃不

    喝。可以不?

陈:所以卡萨活佛,以我的体会来说,主要责任在于弘法者。

师:但是,他弘法者有过失,你念佛人是不是也贪图人家说的那点东西啊!你

    要不贪呢?怎么卡萨不去贪图他说的那些东西呢?你们还是想贪那个西

    方。晓旭,请你记住。在这个世上,在任何地方,没有白吃的,没有不劳

    而获的东西。这是违反法则的。

陈:对。是两者相应。那个弘法者错误的去弘法,听法者贪心的去听法。

师:从这个角度来说,你虽然离开人世间了,我觉得倒是一种庆幸。不然,你要活到八十岁,你怎么办?你就是八十岁的糊涂涂。

陈: 那我再走,还得走几十年的歪路。

师: 歪了之后去往哪里还不知道呢。

陈: 这些问题该如何让他们去澄清啊?(语气、表情极为着急的样子。)

师: 你的中阴就要结束了,你就要以这两大布施,重新回到大自在如来的清净

     国度去了。记住,你不是因念佛到达了清净国土,而是以你舍我无相的

     布施。这一点,世人没有人知道。但你的确是以对世人特殊的布施到达

     了清净国土的。

陈: 我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告诉他们,别再相信这些而让他们觉醒呢?

师:你已经在这样做了,你和卡萨的对话,就是最有意义的做。但是,尽管这样,还是会有很多人不会相信。因为我拿不出什么更了解你的东西来,我只是说我们见过,我们谈过,我们一起努力过。人家可以说是我自己编著的。

陈: 很有可能。

师:是的,肯定会是这样。你想,如果你不是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你在有生命的时候,我跟你说这些话,你会相信吗?你绝对不会相信。除非有有利的证据,而这个证据是你知道,乐百家,我知道,还有第三者知道才能够证实这一点才行的。否则大多数人不会相信。除非你说过一句什么话,这句话只有某一个人知道,然后你告诉我。比方是你妈妈知道,或者任何一个人知道。我说你说了一句什么、什么话,他们说:这句话是她说的,因为就是我知道她知道,别人不知道。我说她曾经让我这样告诉你一件什么事情,你知道她知道,现在是我也知道,我们三个人知道的事情。只有这样,他们可能会相信。否则,没人会相信。怎么可能啊?

陈: 卡萨活佛,要澄清这个问题太难了。

师: 真是太难了。的确是很难,但是,有头脑的人也会相信,根器好的人,真

     的与佛有缘的人也会相信。但让痴迷的念佛人相信太难了!

陈: 这种扭转和变化要从根本上改变,可想而知有多难啊!

师:所以我说是愚公啊!面对着的是山。你现在已经从一个对立者成为一个同盟者,而且成为一个担忧者了。这就叫承当。

陈: 需要我做什么,我心甘情愿的做。

师:这就叫承当。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自己以外的别人,在思索在想办法、在焦急,这叫承当。

陈: 那种被蒙骗以后得不到的失落,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师: 自然常人难以想象。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这么幸运,真的。

陈: 我真想帮助他们,从阴暗中走出来。

师:如果你生命还在,会好一些。而现在很难。就如同你我的对话你以为会有多少人相信?

陈: 除了这些对话以外,我别的还能做什么?

师:人最难以战胜的是自己。因为人的生命里有着太多的固执和自己。所以固执成了为人最大的障碍。它使得人很难接受自己以外的思想。正因如此,我可以帮助晓旭,但却很难帮助有生命的人。因为我可以让护法带你去清静的国土,让你看到这一切,而且可以留在那个地方。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将活着的人带去那个地方。除非他们觉悟!

陈: 如果活着的人能体会这一切该有多好啊!

师:活着的人想体会这些东西,就必须要先获得觉悟。活着明白、活着觉悟、活着证得无我。不是死后去西方而是活着证得这一切。这是修行。

陈: 明明白白的去证得这一切。

师: 对。这叫修行。

陈: 我又澄清一个问题,我以为是只有死了才能去西方呢。

师: 我们在这里谈话,你看卡萨是不是就在这里啊?可是你却去了清

 净的国土。

陈: 卡萨有血有肉的在我面前

师: 所以卡萨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不虚的。不是不证言证,不得言得

 的。是活着觉悟,是活着明白,活着得道,然后唱着歌回家去。

陈: 我明白了,这个我能接受。因为我体会过了。

师: 不是幻想着去做什么。

陈: 怎么才能让活着的人理解这些呢?(只见她紧锁眉头。)

师: 就是通过这种特殊的法要,然后觉悟。

陈: 如何才能觉悟?

师: 觉悟需要明师的指点。仅仅觉悟是不够的。还要消业,行大乘菩萨行。所以作为一名真正合格的修者,你必须是一个禅、显、密的圆融者。就像一个有生命力的人。是不可以不要手、脚?不要嘴、眼、不要鼻子或耳朵的。一个人似乎缺了哪里也不行,是不是?修行亦复如是。怎么可以说只有一种方式、一个法门呢?不要说修行了。这是每一个有头脑的人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念佛人就不明白呢?

陈: 如此这样说,可见,现在许多人修的都是偏激的了法?

师:(师点头。)是啊!何止是偏激呀?确切的说是许多人从一开始就没找对要走的路。所以像你一样,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对于作为卡萨身边的学生,他们都很受教育,觉得自己很庆幸。

陈:能在卡萨活佛身边闻法修行,沿着正确的路走向解脱,这是多么值得珍惜

     的事情啊!

师:这时候你就知道为什么那些罗汉、菩萨们再来了吧?他们要补上他们没有学到,或者欠缺的那一部分内容,来完成最后亲自证得的修行课程。

陈:真正的修行不会徒有虚名的吼叫。而是要真实的去做。

师:是的。理论要懂得,没有理论不行。但光有理论,没有实践也不行的。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陈:卡萨活佛,我们怎么办?(其实话到这里,我们的谈话已成了闲聊。而晓旭也达到了彻底放松的地步。)

师: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是中阴期。

陈:管他呢、反正我是被您捡回来的。

师:你现在已经从对立,到合作,到统一,现在是我们了。很好。也就是说,这个中阴期我看该结束了。而且比我预计的要快。我给你七天,而在第四天的时候就要结束了。你让我大大的吐了一口气。证明我又成功的完成了我的度化工作之一。在去年的时候,我曾经这样度化一个因癌症死去的念佛的人,大概用了七天的时间。而今天在这里缩短了近一倍的时间。

陈:没想到,我活着的时候没有听闻到正法,在中阴期却遇到了卡萨活佛。

师:所以可以真实不虚的告诉他们,甚至我可以替你告诉他们,你的确是去了清净的国土。只不过是位置改变了一下。不是西方极乐世界,而是大自在如来清净国土。就是那个原本这一生应该去做小兔子的人,因为自己的无相布施,证得了去往大自在如来清净国土的车票。即便你的亲人知道以后,也会欣慰的。

陈: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从卡萨这里听到了许多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佛法道理。

    使从开始疑惑、踌躇,到慢慢的明白觉醒,这是真实佛法的力量。是卡萨

    的智慧把我救渡过来。

师:很戏剧啊!在不久前你还说:“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来了。”

陈:那会儿是期望值太高了。所期望的是自己认为应该得到的。

师:还是那句话:祸兮、福兮?谁也意料不到。总算没有白奋斗。

陈:我愿意做一切,我愿意帮助您。度化像我这样的人。干什么都行。

师:你又不能再重生。

陈:如果需要重生,我愿意!

师:如果能够重生,像你现在年岁不是很大,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佛法弘扬者。很有说服力的。

陈:我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是这样被卡萨一步一步引导过来的,真实不虚的

    就是这样的。

师:你会替其他人而忧,这似乎不太像你的性格。看来也不像外表展示的那么

    冷酷,是很激情很热血的一个哦!

陈:卡萨给我灌输了那么多东西,我一下子消化、吸收和接受不了。

我慢慢地体会着这些话,充满着智慧,充满着爱,充满着慈悲。我从这里得到了这么多,我哪能说带着这个自己到清净的国度去?而且我是从一个走入了歧途的修法者当中走出来的,像我这样的人无数。他们的痛苦我能理解。

师:他们并不觉得是痛苦,他们觉得他们是在为自己,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在努力奋斗着。

陈:所以首先第一步就应该让他们感觉到他们痛苦。如果他们麻木不仁。真得就不可救药了。

师:晓旭,此刻,如果你不是在中阴期和我相遇,不是到了走头无路的地步你会相信吗?你也是没有办法,若不是看不到西方,看不到光亮,你不得不相信卡萨说的有道理,不仅有道理。而且,的确是帮你走出了无明。别忘了你是被一点、一点引领过来的。倘若你这样和人说,他们会说:你怎么知道没西方?

陈:是的,一定会有人提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狡辩。

师:是的。好在是现在,你若是再过二三十年之后,再认识到这一点,那时候

    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那时候卡萨就不在了,没有人在这个地方接住你们

    了。

陈:卡萨存在的这个年龄看来真是如流星一闪,时间虽短但太宝贵了。

师:所以说,我们的谈话,征得你允许让它公布于世,就得重新整理。

 有些名字及有些地方是不能让他们知道的。

陈:我看那到不必。只要思维正常就应改用脑子想一想。人家为什么这样说?随便卡萨活佛自己,只要利益于众生。我想您什么都舍得。

师:是啊,如果有人这样对你说,你成就了,可以去西方了,此刻,晓旭,你还会放下这里的生命,自己顾自己去的去西方、或做佛,当菩萨吗?

陈:不会。(哭着说)

师:你说卡萨能够离开这个地方吗?

陈:卡萨不会。

师:所以当我知道这一切时,一点都不生欢喜心。而且很痛苦。因为我知道我将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些众生。但我放不下他们。所以当我身边的人知道了这些事情时,他们立时替这些生命要求我留下来。另外他们担心我走了以后,他们怎么办?其实他们还是不了解我。晓旭刚才说:“我怎么能够放下这里这么多像我这样被蒙骗的人不管,而去自己到清静的地方去呢?这是晓旭自己说的话,”对吧?

陈:是。

师:你都能有这样的想法,何况卡萨?所以我说他们不理解。记得在你没有认识到这一切之前,我曾经对你说,我情愿在这个地方,不需要成个什么;为了我如父如母的众生为了更多的生命从这里脱离苦难。我情愿在这里生生世世。那远比我获得个什么果位,去个什么地方更欣慰。所以说,卡萨是这里的永恒。

陈:莫非您这种就是大乘菩萨道的种性,卡萨活佛?

师:很有悟性。刚才晓旭的那种想法,也是大乘菩萨种性。是不是菩萨种性那不是你想是就是的。那是发自内心,情不自禁的。所以你想去西方不行,你想怎么着不行。是你必须情不自禁的达到那种境界才行。为了众生的忧而忧,为了他们的忧而不顾自己,这就叫菩萨。菩萨精神、菩萨行持。在奉献自己,利益众生的同时,长养自己。菩萨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

陈:我明白了。即便是有人现在把西方摆在我面前,我也不去了。我要做菩

    萨。

师:你的变化太大了。你已有了这么长念佛修学的时间,让卡萨用三天就给你打了个稀里八烂,可见你那个念佛是经不起考验的。知道吗?看到你这一切,就如同一个母亲分娩一样,尽管过程是痛苦的。但当看到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的出生时,内心是欣慰幸福的。

陈:您这个比喻特别的恰当。凡是有头脑的人,面对这样的问题都会思虑、分

   析出一些为什么来的。我希望释净空早点停止。

师:是啊!如果你还在世间,再看我给你写的信,就会知道,卡萨说的每句话

    都是真实不虚的。你应该先选择了去路。不要在这个中阴期停留。如果你

    有这样的愿力,你可以作为乘愿再来重返人间。

护法:她似乎又要开始进入迷糊了。

师:你要强打精神,不要昏迷过去。在昏迷之前把这件事情了完。要不然你还

    要经历一番痛苦。晓旭,还在听我说吗?

陈:卡萨活佛,我的心是坚定的。

师:什么心是坚定的?我是说你选择了你的出路,停止这个中阴期走出来。你

    有了这么多的第一。你在有生命的时候已经给人们留下了一个不可能有人

    再打破的形象在世间。你又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到了清净之地。恐怕这是念

    佛人里面的第一例。能够到大自在清静如来国土的你是第一例。如果你乘

    愿再来的话,那你又是第一例。

陈: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不想在那里待着。

师:如果你再来,你可能会在下一年出生,会和卡萨的因缘很好。但是你会好

    几年之后才能遇到卡萨。除非你想让你的父母认识卡萨,从很小的时候开

    始灌输你佛学的东西。可能那又是一个第一。

陈: 我决定再来,请护法们帮助我。(一个自私的人而今却三番五次的要再来!)

师: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先回到清静的国土去修养一下。因为这段时期,你的肉身备受病苦折磨,所以希望你先修整一下自己,然后再来。如果想来的话,去什么地方,选择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比你这样昏迷着在这个时期要好得多。另外我再提最后一个问题。知道我要说什么吗?猜猜看。

陈: 父母和丈夫。

师: 你觉得郝彤比你痴迷到什么程度?

陈: 固执、痴迷劲不如我,但是从情感上可能信赖的更多。

师: 依赖释净空是吗?

陈: 依赖西方、解脱什么的。失去我以后,他会把这种情感转移到那里。

师:你想过没有,如果十年二十年之后,他什么都得不到,他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另外,在这十年二十年中,卡萨不可能等闲,卡萨一定要弘扬卡萨要弘扬的正法。当有一天人们都产生疑惑,或许他也不得不跟着产生疑惑的时候,你不担心他吗?

陈: 他之所以做出这种出家皈依佛门的事,有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爱。

师: 爱屋及乌是吗?

陈: 是的。不过他肯定以后会有想法。

师:我觉得有点像戏剧,那个林妹妹死了,那个宝玉就出家了。是不是这个林妹妹要死的话,那个宝玉也会出家啊?有没有这个因素,实话告诉我。

陈: 有。

师: 以此来表示对你的忠贞也好,或者是一种爱也好。

陈: 目前是这种爱的执着。

师: 在支撑着他。郝彤若看到这一切,会信么?怎么让他相信这是真的呢?

陈: 在我昏迷的前几天,我们有个约定。

师: 什么约定?去西方吗?

陈: 正是。我对他说。“同在西方极乐见”。

师: 你说,我先到西方等着你,你好好修行,然后到西方来找我。大概就是这

     样一种协定,是吧?

陈:是。

师:我想你们俩人的感情一定很好,是吧?

陈:很好。他的最大优点就是不思异女。

师:就是说很在乎、服从你、是个好男人,是吧?

陈:缘定此身吧。

师:他有没有个人习惯动作?

陈:有啊!他高兴时喜欢吹口哨、两个人在一起时爱刮我鼻子、每天

晚上喜欢喝一杯红酒……

师:为什么是“再来三重天彤旭还”呢?在你认为郝彤比你信愿大吗?

陈:以他对于修法上的疑惑,只要遇不到正法,他肯定会产生疑惑。

师:他不像你那么执着,他有很大程度是因为爱。

陈:是。他的思维要比我活跃。

师:他也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

陈:他现在是因为痛苦、没有办法,找个这寄托。

师:你不担心他吗?

陈:担心。

师:如果让你劝他,你觉得用什么样的话能够说服他?假如你现在有生命的

    话,你能够说服得了他吗?

陈:目前他这种心绪和状态,我就是有生命,现在也难插进去。

师:你有生命,为了爱,不能把他带回来?

陈:能够。让我再救他一命。

师:你怎么救他啊?

陈:让他依靠卡萨活佛的智慧。

师:开句玩笑,我已经竭尽全力了在你这儿,你要知道和阴性众生打交道,要

    比和人打交道好打得多。

陈:人世间的这个东西真是难以预料。

师:除非你能有什么东西让他……

陈:我会写诗。我有一本很喜欢的诗集。

师:你留给他的诗里面,有没有别人不知道的哪句话?假如说某句话他知道、

    你知道,现在卡萨也知道。我想如果告诉他,他可能会有一个震惊。你说

    呢?在你的追悼会上,你红楼梦中好多同行,我看到有邓捷他们都去了。

    你参加你自己的追悼会了吗?

陈:蒙蒙恫恫去了一下,突然被震晕了。

师:你知道这些天这个世界在干什么吗?

陈:我知道这些天我在卡萨这里。

师:你知道这些天这个世界上这些活着的人在干什么吗?

陈:不知道。

师:大家都在看红楼梦。

陈:莫非我的命运和她那么相似啊?

师: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说这句话?你自己都说“演了个红楼梦,找了个丈夫,这不还是红楼梦吗?连最后的结局都和它一样。谁知道那个傻男人还在那个地方做什么啊?”

陈:以人的眼光来看,这不就是把你演的红楼梦搬到了现实生活中了吗?

师:其实你这一生始终没有走出红楼。看来,印象太深了,所以情不自禁的就

    把自己拘泥于那个人物之中了。的确你们雷同之处太多。再加上你本身并

    不反感进入那个角色。于是就在那个亿万家产的贾府里,开场了新时代的

    红楼梦。直至最后把它捣毁,一个死了,一个出家了为止。一个人到了中

    阴的时候,前三天要走,最好了。前一个星期也行。随着一个星期过去,

    你清醒的时间会越来越短,昏迷的时间会越来越长。由因缘业力示现出的

    追赶、讨债或其它的景象会越来越多。

陈: 一醒来就是这些。

师: 所以我希望你离开这里。

陈: 听卡萨活佛的。

师:没想到,当所有的梦都做完了,希望破灭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竟然是阳光明媚的佛国。很戏剧性啊。

陈: 继续去学习。

师: 会忘了这地方、这世界吗?

就这样吧。我想你可以随时见到卡萨。两个陌生的人,变成了两个最亲近的人。很戏剧啊!好了

陈: 顶礼!

师: 嗡嘛尼呗弥?!

陈: 嗡嘛尼呗弥?!

到这里就要告一段落了。 信么?我已经四天三夜没有合眼了。

对不起。我好想睡……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加多宝娱乐城 | 乐百家娱乐 | 天天娱乐城 | 电话投注 | 环亚娱乐 | 玩百家乐最容易赢钱的网站 | 金百利娱乐城 | 金字塔娱乐城 | 网上打牌
旅游游戏公司主营:百家乐,二十一点,龙虎,牌九,老虎机,在线体育投注等在线博彩游戏
旗下网站:二十一点游戏 利来国际 kk娱乐城 大佬娱乐城 亿乐棋牌
24小时服务热线客服热线:400-0607277(只需收取您本地通话费,国际长途费用由我方承担) MSN&电邮: k8casino@Gmail.comskype:livebet.cs